主页> > Q生活客 >七月七日深夜的卢沟桥 >

七月七日深夜的卢沟桥


2020-06-14

七月七日深夜的卢沟桥

一九三七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深夜,在河北省宛平县郊的卢沟桥,中日两国的军队发生了一起意外冲突事件,史称「七七事变」,从而引发了中国的全面抗战。上面这段话,几乎每个名词背后,都各有一段故事可说。

让我们先从卢沟桥说起。这座华北最大的联拱石桥, 始建于金章宗明昌三年〈一一九二〉,横卧在永定河上,已经有八百年之久了。元朝时,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Marco Polo〉就曾经来到这里。在他的游记里,描写卢沟桥是一座「巨大壮丽的石桥」。于是,在西方,卢沟桥就被称做是「马可波罗桥」。

卢沟桥的石造桥墩呈锐角造型, 以破解冬季河面漂浮的坚冰, 称「 斩龙剑」;卢沟桥面上,每隔一步半,就有一根望柱,每根望柱都雕有多头石狮子。因为多次整修,狮子数量很难精确计算,所以老北京有一句歇后语:「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清康熙三十七年〈一六九八〉,卢沟桥曾经重修,之后乾隆皇帝在桥畔的碑亭御笔题下「卢沟晓月」四个大字。这四个字的典故,源自从前北京人送客,卢沟桥是送别的终点,离人和送行者在此作别,依依不捨,直到月亮落下,天将破晓,方才道别。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这天的卢沟桥,没有月光。七月的北平,正进入初夏时节,入夜后气温稍凉,在摄氏二十到二十五度之间,不久前才下过雨,夜空乌云厚重,偶尔颳起阵风。七日晚间十一时,离北平十五公里外的宛平县,日本军队在卢沟桥北侧举行军事演习。日军突然以士兵失蹤为由,要求进入县城内搜察,在被中国守军拒绝之后,日军包围宛平县城,在凌晨三时四十分开始砲击卢沟桥中国守军阵地,中国军队开枪还击。「七七事变」爆发。

宛平县城郊为什幺会有日本军队?日军又为什幺要举行军事演习,并且执意进入县城搜察?

扩大与否难抉择

攻击卢沟桥畔中国守军的日本部队,在编制上属于支那驻屯军步兵第一联队。日本支那驻屯军是八国联军之役后的产物。一九○ 一年清廷与各国签订《辛丑和约》, 规定各国可在北京到山海关之间驻扎军队。日本便依据条约,向北京派出清国派遣军,民国建立以后,更名为支那驻屯军。该部队共有五千六百多人,司令部设在天津,在北平、天津各有一个步兵联队。

支那驻屯军,只是日本对中国进行逼迫的其中一环。明治维新以后,日本跃居帝国主义强权,就希望能建立起以日本为中心的亚洲秩序。一八九五年,日本陆、海军在甲午战争中击败李鸿章的北洋水师与淮军,逼迫清廷割让台湾。一九○五年,日本与俄国会战〈 战场在中国东北〉,打败俄国,取得东三省利权。此外,日本在厦门、汉口、上海等地设有租界,日本浪人在中国各地蒐集情报,日本海军陆战队在上海筑有要塞式的坚固营房。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夜,日本自行炸毁瀋阳附近柳条沟的铁轨,称是中方所为,以此为理由攻打瀋阳。东北军在「少帅」张学良指示之下,不予抵抗;日军在

八小时内攻下瀋阳全城,整个东北,在一百日之间,完全落入日本之手。随后,日本扶植前清逊帝溥仪为执政〈 后来即帝位〉, 以新京〈 长春〉 为首都,在东三省建立「满洲国」。

取得了东北,日本的下一步,是进行「 华北特殊化」,使河北、察哈尔两省脱离中国中央政府的控制。一九三三年,中日两军在长城爆发军事冲突,虽然中国军队在几次战斗当中占了上风,但是在日军迂迴包抄之下,北平、天津受到威胁,因而签订《塘沽协定》,中国军队撤到长城以南。一九三五年六月,日本军方又藉由一连串的事件,以动武威胁,迫使中央政府的党、政、军人员和机关撤出河北、察哈尔两省,而且要求中方取缔军民的排日行为。

这就是一九三七年七月时的华北局势,「七七事变」在日方看来,仍然算是许多次大小冲突当中的一次。日军在宛平县郊演习,姿态耀武扬威,还要求进县城搜索,全是在製造藉口,压迫中方让步。实际上,日本并不将当时的中国放在眼里,军部设定的假想敌,是北方的苏联。东京根本没有在中国扩大战事的打算,只打算巩固华北势力範围,藉以扩大日本利益。但华北、东北一带的日本少壮军官,却嫌这样打打停停太过缓慢, 主张再给中国「 一击」, 方能令中国就範。七七事变后,日本内部「扩大」与「不扩大」两派形成相持不下的局面。随着事态发展,扩大派占了上风,东京下令增兵华北。这种军人拖着政府向中国进逼的情况,以后还要继续上演。

摘自《决胜看八年》

Photo:Matthew Grapengieser, 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