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生活客 >女导游险被同房男同事性侵‧接投报才取缔‧协会抨旅部卸责‧促立 >

女导游险被同房男同事性侵‧接投报才取缔‧协会抨旅部卸责‧促立


2020-07-01

女导游险被同房男同事性侵‧接投报才取缔‧协会抨旅部卸责‧促立(吉隆坡20日讯)女导游被迫与男同事同房的课题,因日前发生女导游险被同房男司机性侵犯案件,再度引起社会关注。马来西亚女导游协会主席吕秀敏声称,如今已有受害者现身说法,旅游部不应再推卸责任,坚持只有获得正式投报才会进行取缔行动,当务之急,应儘快新增法令,保障女性在职场上的人身安全。一名华裔女导游日前申诉,她带团到马六甲时,被安排与司机同住一间酒店房,结果司机在半夜脱剩内裤,企图“霸王硬上弓”,女导游奋力顽抗,才保住清白。她随后向媒体揭发此事,女导游禁止与男性同房的课题再度引起社会关注。马来西亚女导游协会近20名成员于週五召开记者会,出席者不乏男导游,众人异口同声要求政府基于女性权益,应设法令强制禁止女性在工作时被逼与男同事同房,杜绝职场性骚扰问题。她们说,法令的执行,不仅是保障女导游,相信在大马各行各业中,面对性骚扰的不只是女导游;反而各行各业肯定有女性面对性骚扰问题,因此呼吁全国女性组织联合起来,一同拒绝职场性骚扰问题。吕秀敏披露,协会在2007年成立后,已接获超过20宗女导游因被逼与男同事同房,结果惨遭性骚扰或性侵犯的投诉。为保住工作哑忍她说,这些受害者为了保住饭碗,只好选择哑忍,有者甚至退出“导游圈”,拒绝站出来或向警方及相关部门作出投报。她披露,受害的女导游也是女导游协会成员之一,但基于私人理由,后者不便在记者会上露脸,但要求她代表声明,她不愿再看到下一个受害者,旅行社不应再为了节省开支,而强迫女导游与男同事同房。她说,协会过去两年,极力推广“拒绝男女同事同房”活动,亦曾向旅游部反映,要求新设法令保障女性人身安全,但旅游部的回应是必须接获正式举报,才会有所行动。“事实上,受害者若举报,将间接导致对方失去工作机会,再加上个人名声清誉的考量,愿意站出来的人并不多。”如今,有一名受害者勇敢地站出来,女导游协会因此获得有利的证据,再加上之前所收集的案例,吕秀敏促请旅游部及相关的政府单位,正视职场上男女同房所会带来的风险,以法令阻止悲剧的发生。周美芬:若旅游部不重视将请愿马来西亚女导游协会顾问拿汀巴杜卡周美芬声称,旅游相关部门若不再重视“女导游被迫与男同事同房的课题”,已退下政治圈的她,将带领姐妹举布条请愿,促政府新增法令,保障女性安全,杜绝职场性骚扰问题。她引述台湾歌手辛晓琪的歌曲“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要求旅游部长拿督斯里黄燕燕正视此问题。她还以“姐姐妹妹站起来”,呼吁姐妹们不应再忍气吐声,承受与男同事同房的风险,或者委曲求全,自己额外付钱租房,而是大胆地作出申诉,让政府看清事实的真相。周美芬曾是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政务次长,她抨击旅游部执法组坚持只有在获得正式投报后才会取缔,是推卸责任的作法。她称,事实上,旅游部拥有绝对的权力,主动突击检查和通过规定酒店在涉及极少的花费下拨出数间酒店房改装成男、女宿舍型导游房,以达到男女导游入住不同房间的目的。她说,黄燕燕虽然曾在两年前发出警告,女导游禁与男性同房,违反条例的业者将面对吊销执照的命运,但也仅是“无牙齿的老虎”,根本不曾看到旅游部实际採取有效的行动。针对此案,周美芬认为,当局应吊销司机的执照,杀一儆百,否则此问题还是会继续发生。已掌握旅社及司机身份吕秀敏披露,女导游协会将代表受害者前往警局报案,她们已掌握相关旅行社及司机的身份,惟在现阶段,她们不公开对方的身份。“通过这次的事件,我们将会调查这名司机与过去的案例是否同属一人,或是有其他的害群之马。”吕秀敏强调,协会并未指责所有的旅游巴土司机都是“坏人”,她们只是针对部份害群之马而作出这项声明。5宗案例施暴者多为相熟男同事吕秀敏声称,当局接获的二十多宗投诉中,其中有5宗属于性侵犯案例。从案例中发现,向女导游性骚扰或性侵犯的男同事,往往都是相熟的人。“这情况非常严重,旅游部应该禁止这种不健康的文化,不应再允许旅行社把男女同事安排在同一间房。”目前进行导游培训工作的她说,过去她都是教导女导游,若遇到被逼与同事同房的情况,可以选择自己掏腰包另租一间房,或者与其他团的同事换房间。她说,女导游之后可以拿着租房收据向协会报帐,惟条件是需要留下个人姓名及身份证号码,以方便当局备案,向旅游部提呈真相。“有些女导游因为怕暴露身份而丢了工作,所以不敢向我们报帐。”她称,协会已积极寻找工作机会,除了带团,也可以作徒步导游或环保旅行工作,若有受害者担心投报后会丢了工作,协会可协助提供工作机会。拒同房被司机刁难陈立钏代表朋友现身说法,女导游在带团时,不但被男司机语言性骚扰,还因拒绝与对方同房,所以遭对方为难,行程中一直说不懂路,要女导游坐在他身旁,同时不停要女导游陪酒。“第一天带团时,司机一直说黄色故事,因为被安排在同一间房间,朋友很担心而向我求助。在我的建议下,她另外付钱租房,结果司机隔天即质问她,为甚幺不跟他睡。”之后司机一直故意为难对方,在找景点路线时一直推说不懂路,要女导游坐在他身边指路,晚上再度被安排同房,女导游只好再找房间,之后找到另一名同行答应与她同房。“但司机不罢休,还打电话到房间邀她陪酒,第三天早上还说:你没有陪我睡,我根本睡不着,行程结束时,还向朋友索求拥抱。”陈立钏声称,一些司机确实有这样的问题,需要导游故意讨好,他也常需要自掏腰包请司机吃饭、抽烟及喝酒。“曾经,一名跟我同房的印裔司机还在房里喝酒,如果是女导游与他同房的话,对方若借酒行凶,后果不堪设想。”他说,有些酒店房间的厕所不能上锁,或没有门,男女同房极不方便,偶尔传出男性偷窥女生洗澡,或是趁女生洗澡时藉机冲进厕所说要刷牙、小解。部份司机睡车避同房刚担任导游的黎华根(28岁),在旅游业服务近10年。她声称,并非每个司机都是一般“黑”。过去也有一些司机基于男女不同房的礼仪,选择睡在车上,把房间让给女导游。“一些男领队也会主动邀请男司机与他同房,或是女领队会邀请女导游与她同房,避免男女同房的尴尬与不必要的风险。”她质疑,大家都懂得互相谅解,包括来自外国的领队,为何旅游部却不给予体恤?大马女导游协会提供数宗相关案例案例一:遭男司机性骚扰林小姐和男司机被逼同房。男司机于晚上喝酒回来后,仅围着毛巾和穿着四角裤从浴室里走出房间。女导游对于男司机只是穿着四角裤的行为感到不舒服,因为害怕对方对她作出性骚扰,整夜都保持戒备和警惕。这件事,影响了她隔天的导游工作。之后,她在带团时,对于自身安全产生恐惧。案例二:男导游企图强姦21岁的淑珍刚投身导游行业,即被安排和一位男导游同房,后者对她做出大胆的性骚扰,险被强。庆幸成功把他推开,但也遭威胁不能告诉别人,否则将会伤害她。当晚,淑珍整夜都不敢睡觉,甚至躲在地毯下。之后,她在根本不敢与任何人分享她被性骚扰的经验,害怕对方会伤害自己。案例三:遭巴士司机性骚扰阿亮和男司机同房,当她在沖凉时,门突然被司机打开。司机表示不知道沖凉房里有人。由于房间空间有限,两张单人床的距离非常接近。夜晚时,司机滚到阿亮的床上,之后则解释自己不是故意的。阿亮因为害怕整夜没睡。案例四:同房惊慌之夜,被迫酒店大厅过夜女导游李赛丽娜(译音)与一位男同事共处一房,对方坚持要与她同房,她担心安全,选择离开房间,然后在酒店大厅睡觉。其他女导游面对类似的情况,一些女导游被迫在房间外面睡觉,比较幸运的一些女导游,则获酒店职员安排在行政办公室过夜,好过在大厅睡觉。案例五:男同事或男导游主管性骚扰,不肯离房黄小姐带领一个旅游团出游时,让一位男同事在她的房间休息,当她回到房间,要求男同事离开时,对方坚持不走,声称要留下来陪伴她。她在等待女同房回来时,用尽方法劝服男同事离开,对方都不肯走,还用色情的语言挑逗她。她坚称女同房很快会回来,但男同事还是不走。最终,她选择离开房间到酒店大厅,然后拨电给旅游代理求助,男同事迟疑了一阵才离开。美玲面对同样的情况,由于是同事及工作伙伴,她一番好意邀请男导游与她同房,岂料,这是恶梦的开始,对方趁机企图非礼她,她推开对方,以为对方会收歛,对方却放肆地说:“你先邀请我,为何现在推开我?”她跑出房间到酒店大厅,要求酒店职员让她在大厅睡觉。幸好,酒店职员体谅她,让她下榻另一间房,接着在下一个旅行团,酒店也让她入住另一间房或安排她与其他女导游同房。案例六:被男司性骚扰一位名为丽珊的女导游也因为在工作上被男司机性骚扰,而在15年后退出导游行业。案例七:因同房而拒绝工作张丽莎从事导游行业已有10年,她曾因无法与男同事同房而拒绝领队。案例八:外国旅游团领队拒绝同房一名外国旅游团女性领队在大马领队期间,坚持拒绝与大马男导游同房。男导游在没有办法之下,只好睡在酒店大厅。‧2011.05.2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