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生活客 >想要世界和平?先让女人好过 >

想要世界和平?先让女人好过


2020-07-10

想要世界和平?先让女人好过 

  虽然心理学家史迪芬‧平克(Steven Pinker)和许多学者都宣称「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和平」,但美国政治学教授瓦莱丽‧M‧哈德森(Valerie M. Hudson)并不认同此一观点。她及同事使用现存规模最大的数据库分析研究了全球女性的地位,发现预测一个国家政治稳定度的最佳指标,并非取决于它的财富水平、民主程度或宗教组成,而是该国女性所受到的待遇。此外,一个民主国家对妇女的暴力程度较高时,它不安全和不稳定的程度无异于非民主国家。

  哈德森在着作《性别与世界和平》(Sex and World Peace)中详述了研究结果,它也与其他学者的研究结果一致:当社会中男女因性别所受到的待遇差距越大,一个国家就越有可能发生国内或国家之间的冲突。而且当冲突发生时,这些国家更倾向于诉诸武力,并用更高级别的暴力来解决争端。因此可以说女性的待遇与国家和全球局势息息相关且影响範围广泛,涉及了一个国家的安全、稳定、繁荣、好战、腐败、医疗卫生、政权类型,甚至是国力强大与否。

想要世界和平?先让女人好过

  但是当我们环顾全球时发现,女性面临的世界并不安全。哈德森的研究採用「女性统计数据库」(WomanStats Database)里超过十三万个数据点,将女性待遇分成几种类别,由两个独立的评估者对每个国家的得分综合评量,并分别给予0(最好)至4(最差)的分数。

  难过的是在衡量女性身体安全的量表中,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得到0(即最好)的评分。这项指标的全球平均为3.04,意味着即使是全球最发达和自由的国家,女性仍然遭受普遍和持续的暴力行为。举例来说,由于家暴和性侵相对盛行,美国在该量表中仅获得了两分。

想要世界和平?先让女人好过

  此外,基于性别的暴力仍然根深蒂固在许多文化中,它不仅发生在女性目前的生活中,甚至是远在「她」出生以前。在衡量生儿与人口性别比例的量表中,全球的平均分数为2.41,代表我们身处的世界仍然偏爱「生儿」而不是「育女」。尤其是其中十八个国家(包括亚美尼亚和越南)的儿童性别比例有着明显地异常,他们特别偏爱生儿子。

  在联合国人口基金(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Fund,UNFPA)的报告里提到:截至2005年止,亚洲共有1.63亿的女性人口「失蹤」,无论是透过选择性堕胎、杀婴或其他的残忍手段。而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的人口学家杜德利‧帕斯顿(Dudley Poston)则估计在2010年代的结束之际,中国将面临短缺约五千多万的女性人口,而巨幅的不均衡不但可能影响中国自身的稳定,甚至连带影响週遭国家的安全。

想要世界和平?先让女人好过

  除了人口问题,其他指标也同样令人沮丧。全球的《家事法》中,女性在婚姻、离婚和继承权等领域里都屈居于劣势。这种不平等对待不但成为女性遭受暴力侵害的助因,同时也削弱她们照顾自己和抚养孩子的能力。哈德森的研究发现,全球在《家事法》不公的平均得分为2.06,这表示多数国家的法律对女性仍存在或多或少的歧视。而部分经历过阿拉伯之春的国家(其中包括人口众多的埃及),实际上在该指标中呈现倒退趋势。此外,孕产妇死亡率的全球平均分数也只有2.45,这不但是一个国家未来的隐忧,也是看待女性生命价值的沉痛警讯。

  最后,哈德森根据女性在政府中的参与程度,来衡量有多少女性意见被纳入了政治决策。全世界的平均得分只有2.74,该评分之低其实并不意外,因为各国女性参与政治的比例几乎不到20%。更糟糕的一点是,在许多民主国家中女性仍难以参与政治:日本国会的女性仅佔13.4%、韩国则为14.7%、更不用提匈牙利的8.8%。而一向被视为民主楷模的美国,国会里也只有17%的女性政治家。

  更讽刺的是当美国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时,它敦促这些国家的政府至少要有25%的女性参与政治,而这两个国家现在的得分指标甚至还高于美国:阿富汗议会有将近28%的议员为女性,伊拉克则刚好超过25%。从这方面来看,阿富汗和伊拉克做得比美国还来得好。

想要世界和平?先让女人好过

  女性受到暴力和不平等待遇的证据非常明确,但这跟世界和平又有何关係呢?哈德森提到,考量到选择性堕胎和一夫多妻制带来的影响,两者皆助长创造出一个「年轻男性成为社会底层且无法立足」的社会,缺少女性使他们永远不会成为一家之主──这个在父权社会中代表男子气概的标誌。

  因此我们将毫不意外地看到越来越多的暴力犯罪、窃盗和走私活动,许多年轻男性为了成为婚姻市场中的竞争者不惜铤而走险。例如2008年孟买的恐怖袭击事件中,唯一倖存的恐怖份子就作证表示,他是被父亲劝说才参加行动,因为他必须筹集资金作为他和其他兄弟姊妹的结婚嫁妆。

  透过实验研究还发现,冲突发生前的谈判若没有女性,协议也会比有女性参与的谈判更快地破裂。而全男性组成的组织也比男女混合的群体,更容易採取更危险、更具侵略性和更残酷的决策。

  哈德森认为21世纪面临的主要挑战,是消除世界对女性的暴力行为和不平等待遇,进而为整个世界带来更安全和稳定的局势。「宣称这个世界趋于和平,但却忽视女性遭受的暴力和待遇,『世界越来越和平』就是个显而易见的矛盾和笑话。」哈德森说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