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家生活 >《思想坦克》支持Uber就该支持交通部──公平竞争才有美好未 >

《思想坦克》支持Uber就该支持交通部──公平竞争才有美好未


2020-06-10

《思想坦克》支持Uber就该支持交通部──公平竞争才有美好未

本文作者为吴学展,原文标题:支持Uber,就更该支持交通部的103-1修正案──公平竞争才有良好的产业未来,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交通部政务次长王国材于 5 月 28 日明确表示,《汽车运输业管理规则》第 103 条之 1 修正案将在 6 月初正式上路,并于四个月后的 10 月初开始执法。这个被称为「Uber 条款」的 103-1 修正案,是交通部在今年二月提出的,目标是要落实「分业管理」,让「租赁车归租赁车,计程车归计程车」。

《思想坦克》支持Uber就该支持交通部──公平竞争才有美好未

Uber 自从 2013 年进入台湾以来,曾在 2017 年短暂停止营运 2 个月,后来又以现行的模式经营至今。

由于第一阶段(2013 年~2017 年 2 月)的营运模式是直接与「一般自用车」合作(即俗称的「白牌车」),提供载客服务,即便 Uber 提供的服务品质普遍优于一般计程车,但当时无法回应政府要求「纳管、纳税、纳保」的立场,在舆论上的支持并不如现在。

到了第二阶段(2017 年 2 月~现在),Uber 採取与「租赁车」合作的模式,让传统租赁车业长了一双名为「科技」的翅膀,导致租赁车业的营运业务扩展至与计程车业重叠。而这正是本次交通部提出「Uber条款」所要解决的问题。

现状就是怪:一样的营业型态,却适用不同的游戏规则

首先,若要认真讨论这个产业竞争规则该如何制定的问题,就必须先跳脱「Uber 服务品质就是讚」的立论基础,商业竞争归商业竞争,但法律制度还有其他面向需要考量。接着,请见下图,这是目前两种实际上是相同服务、但隶属于不同法律架构的现状,其中 Uber 声称自己是「资讯服务业」,就像是 Facebook、YouTube 和 Line 那样。

但从这个对照图,可以明显看见,提供相同服务的台湾大车队(55688)在营业登记上属于「计程车运输服务业」,此营业项目被明确规範要负起处理乘车纠纷的法律责任。但没人会认为 YouTube 有责任协助处理乘车纠纷。

《思想坦克》支持Uber就该支持交通部──公平竞争才有美好未

上图点出的「一样的营业型态,却遵循不同的游戏规则」,这个奇怪的现象可以说过去两年,即 Uber 上次「重返」台湾时,交通部未能从根本解决问题,所留下来的债。因此现在交通部是在还两年前就该还的债。

此次交通部是透过增订条文,限制租赁车不得透过「科技」这双翅膀,抢佔本不应属于它的市场与收入。

有了上述对此议题理解的基础后,接着解释我为何从原本支持 Uber 的立场,转为支持交通部 103-1 修正案的立场。

将 Uber 和「所有」小黄互相比较,是混为一谈

我并非计程车产业相关从业人员,要称得上利害相关,顶多就是乘客而已。从乘客的立场,只需考量个人的乘车体验与得到的服务品质。Uber 之所以能够维持服务品质,是建立在其「乘客评分制度」。过去我也认为,Uber 的乘客评分制度能保障乘客得到优质的服务,加上我也有搭计程车时吃亏的经验(例如在中坜火车站被排班计程车拒载短程),因此偏向支持 Uber。

然而,这样的比较方式,其实是另一种失焦。Uber 服务更精确的描述是,「透过网路 App 叫一台附带驾驶的车子来载人」,因此如果要比较,也应针对相同类型的服务做比较,例如台湾大车队提供的 App 叫车服务,就带有与 Uber 相同的评分制度(和相应的惩罚措施)。就算要比较个人的乘车经验,也应该拿这两者来比较才合理。

《思想坦克》支持Uber就该支持交通部──公平竞争才有美好未

至于其他在火车站排班或是乘客在路边挥手招车的型态,就不应放在一起比较。或是再更深一层的「计程车司机怎样才会失去执业资格」,同样又是另一个议题,不应混为一谈。

现在的规定就能让「Uber 大车队」参与车资计算的协商

接着,是许多「新创派」最主要的立论基础:Uber 的大数据技术能够精準预估车资,并且增加车辆派遣效率,一方面提升司机单位时间的收入,另一方面降低社会资源的浪费。这也是我过去支持 Uber 的理由之一。

然而,计程车之所以需要特别规範,有其他角度的理由。例如计程车使用公共财(道路)来营利,就必须以牌照总量管制的方式,来确保不会排挤到其他用路人的权益。这不像是一个城市想开几间咖啡店就开几间。又例如交通服务是民生基本需求,因此车资的计算方式与费率区间仍须政府把关,就如同客运、公车的票价都须由业者报政府核定。

用这样的标準来看 Uber 的「大数据精準定价」,问题自然浮现,其一是现行的「租赁车」模式未纳入总量管制的额度,其二是「大数据」其实是个黑箱演算法(Uber 当然声称这是商业机密),无法被政府规範。

《思想坦克》支持Uber就该支持交通部──公平竞争才有美好未

由于「浮动费率」是 Uber 抗拒加入计程车产业的最大理由,因此必须进一步说明目前计程车的车资计算方式是怎幺来的:

    在法律上,并未实际规範车资的计算方式。各地的产业代表协商后,报地方政府核定。目前的「起跳价、按里程、按时间」计费方式皆是实务上的结果。综合前三点,其实 Uber 该做的是即刻成立「Uber 大车队」,加入游戏规则,然后和其他产业代表共同协商,找出网路时代的计程车费率计算方式。

过去我就只是个「任性」的乘客,只管每一次的乘车体验,也因此支持同样「任性」的 Uber,只要 Uber能继续提供相同品质的服务。但是在认真釐清此议题的法律架构、服务品质比较、再到车资费率的决定机制等具体细节后,我决定改站在交通部这边,支持《运管规则》103-1 修正案,落实分业管理,维护产业的公平竞争。

作者为政治路上的独派青年


上一篇:

下一篇: